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乱伦文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一夫三妻制,生活真想哭

    发布时间:2021-12-11 00:08:17   

    眼看着就要到八月十五了,春红看着远方又想起妈妈和妹妹了。前年,春红的爸爸因肝硬化,突然去世了,家只剩下妈妈和妹妹。她知道只有两个女人的家是很清苦的,所以每逢过年过节,都求丈夫把把妈和妹妹接来,一家人过节可是春红最快乐的事。

          可她又犯起愁来,怕丈夫二德子不同意。但她是有信心的,因爲二德子只要在炕上肏起屄来,就什麽都能答应。想到这,春红走到镜子前,拿出化装品把自己好好的打扮一番,就等着丈夫回家了。

          春红在镜子前扭转着身子,仔细的欣赏着自己,对自己仍然是这样美丽感到十分满意。虽然春红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,但23岁的年龄,还是让她骄傲无比。修长的身段,细细的双腿,浑圆的屁股,杨柳细腰,高耸的乳房,长长的脖子,皮肤嫩白嫩白,还有尖尖的十指,谁敢说春红是个农村的小媳妇,就是在城市,也得算上美女中的美女啊。

          她把脸贴近镜子,这是她最满意的地方,一张瓜子脸五官端正,秀发如瀑布似的倾斜脑后,脸上白透着红,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红红的小嘴一笑,两排洁白的牙齿就漏了出来。也难怪的,春红一出门回头率就非常高。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开着农用车回来了,进了院子就嚷:「春红!」春红一熘烟的从屋跑出来,甜甜一笑,说:「回来啦。」就从井拎出水到在洗脸盆:「来,洗把脸。」

        二德子看见媳妇今天格外漂亮,忍不住在春红的屁股上捏了一把。春红脸红了一下,低声训斥着:「大白天的,也不怕让人看到。」二德子傻笑着,说:「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,不信你摸摸,鸡巴都快把裤子顶漏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 这时,屋传来孩子的哭声,同时院外有人经过。春红轻声说:「沒正形。」

           然后大声叫着:「你先洗脸,儿子醒了。」就扭动着丰满的屁股跑进屋。

          其实,二德子不是不欢迎岳母的,这是因爲他年轻火力强,每天晚上要和媳妇做爱,还不是做一次,有时要做三回。他家是传统的三间草房,墙也是泥巴垒的,很不隔音,春红叫床的声音很大,虽然中间隔着一个厨房(也叫外屋地),但在西屋也能听得一清二楚。所以说,岳母一来,春红就不和他做爱,这是他最烦恼的。是的,守着一个漂亮的老婆却不能做爱,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。

          今年二德子攒了些钱,想要把房子翻盖一下,也砌上砖房,还想要把隔音做好。可春红坚持要买一辆农用车,给人拉脚一天能挣很多的钱,就这样房子沒有翻盖成。这也是二德子不愿意把岳母和小姨子接来的原因。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走进屋来,见儿子嘴叼媳妇的奶头已经睡着了。他忍不住趴了上来,把另一只奶头掏出来,含在嘴。春红笑着说:「有出息吗和儿子抢奶吃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把嘴松开,说:「这怎麽叫抢呢,我俩一人一个。」说完又含了上去。

          春红笑了,说:「好好,一人一个,你是左边的,儿子是右边的。」二德子把手伸到春红的裤裆,摸着小屄,说:「这可就一个,我不能和儿子分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这春红被他一弄,早春心荡漾,禁不住哼哼唧唧起来,把儿子轻轻的放在炕上,手伸到二德子的裤裆,开始套弄起来。二德子早忍不住了,上了炕压倒春红,把衣服裤子褪了下去。两个人做爱是有程序的,二德子喜欢春红给他口交,然后再掰开两条雪白的大腿,把那坚硬的鸡巴插进去。可春红总觉得很恶心,不愿意做,但今天是爲了接妈和妹妹,迫不得已,一口含了进去,把个二德子美得直摇着脑袋。

          终于二德子爆发了,他勐然从春红的嘴拔出鸡巴,按倒,扛起两条腿插了进去。春红虽然享受着性爱的欢乐,但也沒忘记要接妈妈,她一边呻吟着,一边说:「二德子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眼看到八月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十五了……哦……

          哦……你去……哦……使劲……哦……你去……把妈和小妹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接来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          虽然二德子不愿意,但这时的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,只能答应:「好好,把娘俩接来一起肏。」春红早已习惯他在做爱的时候胡言乱语,跟着叫道:「你有能耐……就肏……哦……我妈……和我妹子……哦……就怕……你……肏不着… …哦……哦……使劲啊……」

           春红只要说上淫荡的话,那高潮马上就来,搂着背,恨不能把手指头都抠进肉:「啊……啊……肏我……肏我……」

          春红叫床的时候,脸都走形了,但仍然是很美丽的,二德子是最喜欢看的,等她高潮刚过,就把一股清澈的精子,都送到春红的屄。做完爱后,春红撒娇着说:「老公,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吗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虽然有点后悔刚才说过的话,但他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大男人,说话就是板上钉钉,说:「怎麽不算数我明天就去接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红怕夜长梦多,仍然撒娇着说:「不嘛,我现在就要你去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本想要在今天晚上再做上几回,然后再忍几天,沒想到春红是这样着急。他看看天,又看看墙上的锺,才四点多,开着车去李庄还赶趟,把心一横,说:「好,我现在就去。」

          来到院子,二德子把车发动着,和来相送的春红打趣着说:「记着啊,等你妈和你妹妹来了,我就和她们一起肏屄哟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红现在是只要你能把妈和妹妹接来,你说什麽都行,于是说:「好好,要是我妈和我妹子同意,你随便。就怕你只是口头会气,到时候还得是我的屄遭罪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轻声叫着:「你信不信,这次我去你妈家,就把娘俩都给肏了」

          春红叫着:「好了好了,別吹牛了,快去快回,路上小心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把车开动起来,顺着窗户扔出一句话:「等你妈和你妹子来的时候,你好好问问她们,看我肏着沒有」

          春红说:「好好,我问我问,你快去吧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飞似的开了出去。春红暗笑了一声,揉了揉刚才因肏屄而有点酸痛的阴道回屋了。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把车开了出来,想着刚才的话,觉得好笑,眼前出现了岳母和小姨子的身影。前年岳父因病去世了,岳母就成了寡妇。说句实在的,別看岳母已经四十八岁了,但还是很年轻的,说三十多岁沒有人不信的。身材已经微微发福了,同样是细皮嫩肉的,脸上有了皱纹,但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,那肥肥的大屁股,一走一颤,乳房也跟着上下翻飞,真的好迷人!如果她不漂亮,也就不可能生下两个貌似天仙的女儿来。

          那小姨子叫春花,今天十九岁了,长得和姐姐差不多,但比姐姐还漂亮。她喜欢穿着牛仔裤,那小屁股兜得熘圆,谁见了都想上去摸一把。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一边开着车,一边想着这对母女,虽然刚刚和春红做完爱,但那鸡巴也忍不住硬了起来。他想:「男人说话一定要算数,我一定要把这母女都上了。

          要不等过了八月十五,岳父三周年一过,岳母就要改嫁,那可就沒有机会了。再说了,如果岳母找的那男人是色狼,难免的春花也便宜了他,我后悔是来不及的。

           想到这,他决定,一定要上岳母和小姨子。

          不一会,车就到了李庄岳母的家,把车开进了院子。岳母和春花听到声音,知道他来了,连忙迎了出来。岳母问:「这麽晚来,有什麽急事吗」二德子说:「这不要到十五了嘛,春红要我来接妈和妹妹过去一起过节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最喜欢到姐姐家了,高兴得一蹦高,叫着:「太好啦,我早就想姐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也很高兴,说:「既然想你姐了,就赶紧的收拾东西呀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是个很乖的女孩子,最听他*的话,妈妈说东,她从不说西,让怎麽就怎麽,于是她蹦着高,跑到西厢房收拾东西去了。岳母也扭着大屁股,往正房走去。  

          原来当地有个习俗,就是谁家生了女儿后,就要盖一个厢房,也叫闺房,等女儿大了,就要住进去。春红十八岁的时候也曾住在这,现在就是春花的闺房了。但自从岳父死了后,春花就不住面了,是和妈妈一起住,这样能安全一些。

          可她的什麽衣服啦,化装品的都在厢房,所以春花才跑进去收拾东西。这厢房既然不住人了,也就当了临时仓库,在外屋地放一些常用的东西。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眼睛死死盯着岳母的大屁股,跟着进了屋,坐在炕上閑聊,他心早已打好了主意。突然,二德子捂着肚子呻吟起来,脸也因痛苦而扭曲,身子歪倒在炕上。岳母大吃一惊,放下手的东西,连忙问:「你这是怎麽了」二德子痛苦的呻吟着说:「完了,我旧病复发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从来不知道二德子有什麽病,听了很害怕,急切的问:「你这是什麽病呀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脸扭曲着,说:「我得了一个怪病,很怪很怪。哎哟……哎哟……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很着急,说:「我去给你请村的大夫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摆了摆手,说:「不用了,他看不好我的病,只有春红来,我才能好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说:「我马上就让春花去找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还是摆手,说:「不用了,来不及了……给我准备后事吧。」说完就奄奄一息了。

          这还了得岳母急得都要哭了,说:「平时你犯病的时候,怎麽治疗啊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说:「只有春红能治,別人治不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急切的问:「春红怎麽治呀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我不能说,你也別问了。准备给我办理后事吧。」说完又把眼睛闭上了。

          这岳母肝胆欲断,前年死了丈夫,现在又要看着自己女婿死在自己的眼前,这心理怎麽也难以承受。再说了,她家还要靠这个女婿挣钱养家煳口呢,所以她要拼死救这个女婿。她问:「就是春红来了,怎麽给你治病呀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断断续续的说:「因爲……大夫说……我要犯病了……只要和春红… …办那种事……马上就好了……要不的话……再过十分锺……我就沒命了……妈……我死了……以后……告诉春红……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打断他的话,说:「別说了,我可以给你做呀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摇摇头,说:「不行……你是我妈……不能那样做……那可是啊……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大叫着:「都什麽时候啦,救命要紧啊」说完伸手就去掏鸡巴。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用手档一下,然后又装无力的样子,手又垂了下来,嘴上说着:「不……不行啊……」可鸡巴早就硬如钢铁了。

          岳母把鸡巴掏出来,开始套弄,说:「看看这都硬成怎麽样了,再不做就完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要说这病很奇怪,只套弄一会,二德子眼睛就睁得老大,说:「妈,我摸摸你行吗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含着泪点点头上了炕,跪在女婿身边,把身子靠了过去。二德子就把手伸了进去,握住了那向往以久的肥大的乳房上,但他得了便宜还卖乖,说:「妈,我们这样做不好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固执的说:「別说了,继续,救命要紧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又把手伸进裤子,玩弄着那肥大的屁股,说:「接下来应该……我不好意思说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说:「你有什麽就说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现在……我真不好意思说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着了急,问:「到底怎麽呀你快说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要是春红在,现在应该用嘴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真是伟大,义不容辞,马上把嘴含了上去。话说这岳母,前年死了丈夫,这三年沒有人和她做爱,平时忍不住的时候就用黄瓜什麽的解决,现在含着女婿的大鸡巴,又被摸得浑身痒痒,那屄早淫水四溢了。嘴沒有停,手把自己的裤子褪了下来,把女婿的手按在自己的屄上,嘴松了下来,呻吟着叫:「给我…

          就在这时候,春花那边嚷了起来:「妈,姐夫,收拾好了吗」就听脚步声逼近。吓得两个人连忙穿衣服,眼看着就要进门了,岳母说:「春花,你先回屋等着,我一会去找你。」

          这姑娘是最听妈的话,答应一声就回去了,这就给了两个人穿上衣服的时间了。穿好了衣服,二德子搂着岳母,说:「谢谢你了,妈。」岳母手按着鸡巴,说:「谢什麽这不都是应该做的。要谢的话,以后多给我几次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虽然刚做完,但他的性欲强,被岳母一摸,那鸡巴又硬了起来,搂着岳母还要做。岳母说:「不要,你看刚才多危险,让春花看到了,我这脸还往哪放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。」二德子点头,说:「也好,以后我再给你。」

          两个人又亲了一会,二德子说:「哦对了,春红要我拿一辨蒜回家。」岳母说:「哦,在厢房呢,你自己去拿,我还得收拾收拾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点点点头,拍了拍岳母的屁股走了出去。来到了厢房,春花早把东西收拾好了,正坐在窗前焦急,见了二德子,就问:「姐夫,我妈呢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一看这小姨子,现在比以前会打扮了,那细细的腰,宽宽的胯,都给人一种遐想。刚才被岳母摸得鸡巴还在硬着,见了如此美丽的小姨子,就更沖动了。他说:「哦,你妈还沒收拾完呢。」

           春花把小嘴一撇,撒着娇说:「真慢啊!」然后把身子转过去,将收拾好的东西挪了挪,说:「姐夫,你在这坐。」

          就在春花一转身的时候,二德子看到那在牛仔裤的小屁股,鸡巴硬得受不了,一个沖动,扑了上去,手在屁股上勐摸。春花吓了一跳,叫着:「姐夫,你幹什麽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一边摸着一边说:「妹子,你好漂亮呀。」

          这春花也是十九岁的大姑娘了,略懂一些男女之事,羞得满脸通红,拼命反抗,嚷着:「不要,你是我姐夫啊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搂住不放,硬给压倒在炕上,说:「妹子,我早就看好你了,让我弄一遍吧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奋力推挡,二德子一时不能得手,急得他说:「是你妈让我弄一遍的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说:「不可能,我妈不能要你对我这样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你不信,问问你妈,是不是让我弄一遍的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就大声喊着问:「妈,是你让我姐夫弄一遍的吗」

          再说,妈妈刚和女婿做完了爱,那屄水流得很多,正用水清洗,忽听小女儿问话,想起刚才女婿要弄一辨蒜,就以爲是弄一辨蒜呢,也就喊着:「啊,是我让你姐夫弄一辨的。这孩子怎麽了他是你姐夫,又不是外人,弄一辨就弄一辨,还能怎麽的」然后继续洗着阴部。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怎麽样,是不是你妈让我弄你一遍的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最听他*的话了,要做什麽就做什麽,决无二话而言,当即就说:「既然妈叫姐夫弄一遍,那就弄一遍吧。」于是不再争扎,把眼睛闭上,任姐夫轻薄了。

          那二德子是性交的老手了,知道要一边摸着,一边脱下窄窄的牛仔裤,然后用手抠着阴帝,不一会淫水就流了出来。二德子知道不能再等了,时间一长,岳母收拾好了东西,就什麽事都做不成了。于是他来不及欣赏小姨子美妙的身体,分开两条修长的腿,就把刚才岳母弄硬的鸡巴插了进去。春花喊着:「疼。」二德子却管不了那麽多了,说了声:「忍着点,下回就好了。」开始肏了起来。

          要说这二德子真让人佩服,虽然沒让小姨子达到高潮,竟然还能把精子射出来。做完爱后,那岳母还沒收拾完,两个人穿好了衣服坐在炕上。

          春花哭得像个泪人,说:「我以后还怎麽做人呀」二德子搂着她,手在胸前摸索着,她已经不再反抗了。二德子说:「以后我会对你好的。」

      

           这时,岳母喊着:「春花,收拾好了吗赶紧走啊。」二德子连忙松了手,说:「別哭了,让妈看了不高兴。」春花就把眼泪擦幹,拿着东西跟着姐夫走了出来。二德子仍然不忘,随手拿了一辨蒜出来。

          太阳已经落山了,山区黑得比平原早,已经灰蒙蒙的。妈妈来不及看到女儿的脸,就上了车。春花也上了车,坐在他*的身边。二德子得了便宜,心中这个乐呀,上了车开动起来,也是无比愉快。不一会这天就全黑了下来,二德子只好把前车灯打开。

          他心有鬼,偷偷的看了看身边的母女。这一看不要紧,那春花的侧脸,在夜幕的辉映下,显得异常漂亮。二德子知道自己已经在这一天做了三回了,不能再做了,可一想起刚才和小姨子做的那回,那鸡巴还是硬了起来。他想:不如在做一回,哪怕不射也好。

          车突然停了下来,二德子怎麽打火也打不着。岳母着了急,问:「怎麽了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车坏了。我下去修。」说完跳下车,钻到了车下。不一会,就从车下钻了出来,说:「妈,是个螺丝掉了,我一个人装不上去,让春花帮一下。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说:「春花,下去帮你姐夫一下。」

          这姑娘最听他*的话了,就跳下车,跟着姐夫钻到了车下面。二德子马上抱住春花,手在身上乱摸。春花刚才给肏疼了,心害怕,极力反抗,并且要要大声嚷。二德子早有准备,抢先喊着:「妈,春花不幹。」

          这时岳母在车上坐着,正着急快把车修好,赶紧的去大女儿家,忽听春花不幹活,就有点生气,说:「春花,快点和你姐夫幹,幹完了好到你姐家。」下面,二德子说:「听到沒有,你妈都让我们快点幹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最听他*的话了,就不做声了,任姐夫把裤子脱下去,鸡巴插了进来。

          上面岳母等了好一会,也不见两个人出来,就下了车,但天黑看不清楚,就问:「二德子,幹完沒有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正爲精子射不出来而着急,忽的被问,心更着急,说:「妈,还沒幹完呢,你上车等着,外面冷。」

         岳母说:「好,我上车。春花,你听话,好好和你姐夫幹。」就上了车。

          春花最听他*的话了,就问:「姐夫,你什麽时候能幹完呀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你和我温柔点,我就快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就把嘴贴了上去,双手搂住。二德子问:「妹子,我肏的舒服不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一心要快点,虽然很难受,但也随声附和说:「舒服,姐夫你快点呀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见小姨子发浪,一时间有了射精的欲望,勐的亲着小姨子的嘴射了。

          虽然射得不多,但很舒服。春花先从车下钻了出来,妈妈见女儿有点疲劳,就问:「幹完了吗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点头答应:「嗯,幹完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也上了车,岳母问:「不好幹吗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可不是嘛,一开始妹子不配合,后来妹子配合就好幹了。对吗,妹子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说:「春花呀,你现在不听话了,你要是和你姐夫幹,是不是早就完事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说:「可不是嘛,你开始你要配合我好好幹,我们早就走了。」说完把车发动起来开走了。

       

          春花倒在他*的身上,说:「妈,以后我听话,和姐夫好好幹。」妈妈满意的搂着女儿笑了。

          车一进院子,春红就从屋子迎了出来,说:「怎麽这麽晚才回来呀」二德子先跳下来,说:「半路车坏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这时,春花从车走出来。二德子说:「还是我和妹子钻到车底下幹的呢,不信你问问你妹子」春花点点头。春红高兴的搂着妹妹,说:「哟,我妹子长大了呀。」

          春花嘴上沒说,心话:「长大了就得和姐夫做那种事呀」

          岳母也下了车,见到春红,自然有些不好意思,脸红红的,但这时天色已晚,沒人能看出来。

           春红早把饭菜做好了,热一下就端了出来。二德子今天做了四回爱,早就累了,不想吃饭。春红很心疼,劝他吃点饭,但他不想吃,倒下就睡了。等妈妈和妹妹吃完了饭,收拾好碗筷,春红就安排妈妈和妹妹到西屋睡了,才回到东屋倒下。

          春红把灯关了,心很是纳闷,平时一倒下,这二德子肯定要摸摸搜搜的,就是妈和妹子来不能做爱,也要我给撸出来,今天是怎麽了一摸鸡巴更是心疑了,平时一摸鸡巴,就是睡着了也能硬起来,今天怎麽总软软的莫不是他真的和我妈、妹子做爱了心怀疑,就推二德子。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迷迷煳煳醒来,问:「都困了,推我做什麽」

          春红握着鸡巴问:「你今天怎麽硬不起来了。」二德子一机灵,但仍然困着,说:「不是说好了嘛,我和你妈你妹子做了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这回可美了,中间肏着小姨子,左手抠着春红的屄,右手摸着岳母的屁股,那嘴从小姨子的乳房上移到岳母的嘴上,再移到老婆的乳房上。那春花这才尝到做爱之美妙,高潮连连,把个岳母和春红看得都淫水直流,一人按着半拉屁股帮着使劲。

          春花高潮后,二德子仍然沒射,他问:「你怎麽会找我」

          此时的春花也放的开了,说:「还不是你坏,在车下面我正要……完了你就下去了……哎呀妈呀,不好意思。」

          二德子借着月光,看着美丽的小姨子,看着漂亮的老婆,看着俊秀的岳母,激动万分,早忍不住,把精子都射到小姨子的屄了。

          转眼就到了八月十五团圆的日子。经过这些天来的做爱,全家人已经成爲一体了。就看晚上这顿团圆饭,全家人都赤身裸体,二德子坐在沙发上,岳母蹲在地上,嘴含着鸡巴吞吐着;春花坐在他一条腿上,一只手搂着脖子,一只手拿着碗,一口一口喂着姐夫吃饭;春红坐在旁边,任丈夫在身上乱摸着、乱抠着、乱捏着……好一副八月十五团圆美图啊!

          后来,岳母回家把自己的房子卖了,领着春花,带着钱来到了二德子家。二德子自然高兴,无意间又多了两个老婆。

          在村人的眼,二德子是个孝顺的女婿,养着岳母和小姨子,还被村评爲五好家庭。

          三个女人的家,就和以前不一样了,春红在家管吃喝做饭,还养了十几头大肥猪;岳母掌管着家的财政,二德子把每天挣来的钱都如数上缴,岳母就用这钱置办家的物件;春花也不閑着,打扫院子,喂鸡喂鸭,帮着妈妈和姐姐搭理生活。

          过了一年,二德子再不给人家拉脚,而是卖起自家産的东西,一下子成了县的爆发户。草房扒了,盖起了小二楼,当然要有供四个人睡觉的大炕,过起幸福的生活。

          但也有苦恼,岳母都快五十的人,竟然怀孕了。春红要妈妈给做了,可妈妈又舍不得,要给二德子生出来。二德子就给春红出主意,要妈妈躲在家中不出去,让春红衣服塞上枕头装怀孕。等到生了一个女儿的时候,全村的人都以爲真是春红生的,竟然谁也沒发现。

          再过了一年,春红和春花同时怀孕,这回春红不用装了,只是春花躲在家不出来。等到生的时候,虽然差了一个星期,但二德子说是龙凤双胞胎。这姐俩长得很像,又都是二德子幹的事,所以这孩子又长得一样,哪有不信的道理村的人都羡慕二德子儿孙满堂。二德子钱越来越多,也不在乎养这四个孩子。我想要是一般家庭,如果有了四个孩子,恐怕养都养不起的。

          现在,二德子仍然过着一夫三妻的幸福生活,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开了一个大农场,做起了大老板,手下有了很多的工人。

          岳母(也叫大老婆)掌管着财政大权,春红仍然管着二德子的吃喝拉撒睡,春花则是小秘书,都是一家人,非常和睦。过性生活的时候,一人替一天,只是等到星期天,才来个全家大聚会,把三个人叠起来肏,老爽啦!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