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乱伦文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八十九章 说情、说和、说&hellip

    发布时间:2021-12-11 00:08:26   


    金范玉并不知道,她烦恼,张家国更烦恼。由于欧阳鹏的关系,他把大笔的资金投到希望市,想着在那里大干一场。为了讨欧阳鹏的欢心,他甚至花费巨资,购买了一只甲级足球队,帮欧阳鹏和秦寿生斗气。没想到,欧阳鹏突然就走了,而且是打着滚儿走的。一般而言,干部调任,都会推荐自己的亲信接任,可欧阳鹏就这么走了,把他在希望市的关系都晾在那里了。虽然其中有他自身难保的关系,这样做,实在是让人心凉啊!

    张家国心里冰凉冰凉的,可他的生意不止希望市这一个地方,还要仗着欧阳家帮忙,也不敢露出不满的情绪,老实在那里想方设法收拾残局。

    欧阳鹏走了,足球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张家国紧着找买家,想把球队给卖出去,少了这个花钱的祖宗。可球队的事情还没解决,就有人出来闹事了。希望市已经有人向省纪委检举,说欧阳鹏在新园路小区的事情上不干净,和开发商合伙,陷害了长生公司,违规操作,把人家购买的土地强行收回,然后没经过合法手续,直接给了和他不清不楚关系的建筑公司,要求省纪委立案调查。

    在新园路的事情上,张家国确实是取得土地的方式不合法。可当时谁也没想到欧阳鹏这么快就走了,就是走了,也没想过这么干脆,直接把他地追随者都给抛弃了。现在。听说省纪委的人准备下来调查,搞得张家国一肚子的怨气。最近,欧阳凡被张家国扔脸子也扔烦了,跑回京城躲着,把张家国一个人扔在希望市,放在火坑上,被人烘烤。

    这是在反攻倒算,这是在秋后算账。张家国知道,这未必是冲着他来的。是为了希望市官场重新洗牌而做的准备。可是,这一洗牌,他可就要受连累了。一个不小心,那损失可就大了。

    好在,现在的希望市市长燕璇也算是张家国圈子里的人,找她,说不定能找个斡旋的方法,免除被欧阳鹏连累的风险。

    这个时候,张家国心中有些憋屈。他为了欧阳鹏地事情奔走、出力,可结果呢?啥也没得到。还要受他连累。

    这几天,燕璇接了好几个京城圈子里的电话,都是帮着张家国说情的,不外乎什么他是被欧阳鹏逼着。没办法之类的话。燕璇当然也是好好是是,一定一定的答应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许诺,没一句实在的。反正大家都虚。都没当回事。都是做前期工作。只有张家国自己来找燕璇,才能当真。其他人的话。都没用。

    张家国不想自己找燕璇。他知道燕璇和秦寿生的关系很铁,知道即使去找了。只怕也没用。可是,若是不和燕璇打招呼。不去求她,只怕他在希望市的生意都会被查封。要知道,他地企业可是不像秦寿生的公司那样干净。别的不说,就是建楼用的建筑材料,就有一大半不合格,人家稍微找点麻烦,他这里地公司就得倒闭。

    张家国也算是聪明了,知道这事儿必须找合适的人选,才能搞定。洛冰他有些高攀不上,毕竟,她不是纯粹的太子党圈子里地人,不太熟。张董事长便找到了燕璇地铁子董秋萍和赵慧芳,把两人打点的足足地,让二女过来找燕璇说情,想把事情给压下去。

    接到董秋萍和赵慧芳的电话,燕璇觉得古怪。她刚来希望市,正是准备大干一场地时候,按常理,这两个混女人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骚扰她,看来,这是来者不善啊。若是别的事情,她倒是可以给她俩面子。可是,这是事关秦寿生找回自尊,在希望市重树威严地事情,哪里能答应两人?

    燕璇也想了,这事儿是秦寿生的事情,那两个女人过来了,索性让他应付两个女人好了。反正他对付女人,原本就是百试不爽,不服就按在床上睡一觉,保证老老实实的。这招对付老女人,更是灵验。下了飞机,金范玉四处张望,想要找出秦寿生的下落。原本,只要他来希望市,这个男人总会带着一束鲜花来迎接她,然后两人找一个地方,尽情地做爱。可惜,今天注定她要失望了,四处张望,也没看见秦寿生的身影。

    “在那儿!”跟着过来的经纪人陈放突然看见了秦寿生。他正拿着两束鲜花,应该是在等金范玉。

    金范玉刚要上前,就被人撞了一下,差点摔倒在地。她恼怒地回头,发现刘菁正扭着腰从她身边经过,向秦寿生那里走去。

    金范玉气得牙关紧咬,快走两步,就要追上刘菁,免得让这个骚货抢先了。

    刘菁原本正快步向秦寿生走去,却突然停下脚步,结果被身后的金范玉一撞,两人同时一个趔趄,差点都摔倒了。金范玉正要大骂刘菁,却发现她一脸的沮丧,抬头一看,嘴巴就合不上了。原来,秦寿生接到了两个中年女人,把鲜花送给她们,三人热情地拥抱在一起,亲亲热热地出门了。

    感情,人家根本就没想过要迎接她们。二女对视一眼,都大感不忿。与那两个女人比起来,不论是长相还是年龄,二女与她们都不可同日而语,胜过不止一筹,可秦寿生明知道她们二人要过来向他认错,竟然根本就不搭理她们,实在是太过分了。

    要联手了。二女的眼睛中同时透露出和解的信息。或许,只有联合,才能让秦寿生取消对她们的惩罚。

    秦寿生知道金范玉她们要来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。他来接机。确实是要接董秋萍和赵慧芳地。他决不容许二女帮张家国说话,他丢掉的面子,一定要找回来。\\/\那块张家国违规得到的土地,他一定要要回来。

    “生子,你这么大的人物,叫个司机过来接我们就得了,怎么自己亲自来啊?”董秋萍笑嘻嘻的,一点也不稳重,不像四十好几的女人。“我们都老了,不值得你那么用心思。”

    “我不用心思行吗?”秦寿生冷冷地说,“我那么用心思,你们还一样跟我对着干,到了我的地盘,要是在不搭理你们,岂不是成了仇人了?”

    “这说的啥啊!我们还能想着别人不成?”董秋萍根本就不承认她来的用意,“我们就是想你了,再加上旋旋过来了,过来看看。没别地意思。”

    “那好,这次咱们只谈友情,不谈公事,想做爱。我满足你们,想要钱,我送给你们。就是嫌我不行了。想要男人,我也帮你们找。哎呀!”

    “死小子,以为我们让男人亏的啊!”赵慧芳一巴掌打到秦寿生脑袋上了。气哼哼的,好像受了委屈似的。“我们再傻,也知道个亲疏有别。那个张家国给我们送礼,我们收了,过来帮忙,没办成,他也怨不得我们。可我们总得过来,才能对得起人家的礼物啊!”

    “贪财娘们!”秦寿生骂了一句,也放下心事,知道她们不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来这里,多半是忽悠张家国了。

    “金小姐和刘小姐分别打来电话,说她们都到了希望市,让您去接她们。”不等秦寿生说什么,常盈就接着说,“她们说,你要是不去接她们,她们就找到你家里,让你的后院起火。”

    “那就叫她们去吧。”秦寿生也没当回事,“她们要是敢去,你就去把她们接过去。”他又不是一个老婆,哪个都习惯了别的女人,还在乎两个戏子的威胁?

    “挺忙的啊!”董秋萍笑着说,“我太感动了!放着两个大明星不去接,反而接我们,生子,你真是个爷们!”

    “哎,欧阳鹏和你老婆之间的事情,到底有没有猫腻?说说呗?”赵慧芳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直接让秦寿生地伤口破裂了。\

    “依仗权势,霸占人家的老婆,也就你们这些太子党能做出来!”秦寿生的打击面非常大,连眼前的二女都带进去了。

    “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董秋萍不甘示弱,回骂秦寿生,“你强暴我们俩地时候,怎么没想过什么是犯罪?”

    三人一路斗嘴,来到了秦寿生和郭丹丹幽会的地方。这里是秦寿生为二女准备的住所,也是燕璇和秦寿生结缘地地方。由于燕市长“重归故里”,郭丹丹自然就没资格再来这里了。

    “好地方啊!”发现这里应有尽有,董秋萍惊讶不已,“这里应该是你和女人幽会地地方吧。难怪你对女人是战无不胜,哪个女人到了这样的地方,所谓地贞操都无所谓了。”

    这是一处不但巨大,而且空旷的空间,除了小桥流水外,其他地房间里,什么样的东西都有,让二女觉得惊讶,也是正常了。一个男人,为了女人准备这么多,哪个第一次过来地小女人不感动?只是,当她们被男人得到后,才会懊恼地发现:这房间,不是为她一个人准备的。

    “没起家的时候,用来行贿用的地方,让你们见笑了。”秦寿生不理会董秋萍的讥讽,很是自然,“你们就住这里吧,晚上把燕璇喊来,想三英战吕布,我奉陪,不想的话,把该说的话说完了,就在这里住几天。”

    “怎么像防贼似的?”赵慧芳有些不满,“小东西,我们可不是你的女人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!是不是欠揍了?”

    “好了好了,别吵吵了!”赶过来的燕璇,急忙当起和事佬,把三个纠缠在一起,差点“大打出手”的男女给分开了。\\见三人都衣衫不整的,燕璇气急,“你们就是着急做那事,也不用这么性急吧。”

    “她俩不地道,来了就是为张家国说情的。”秦寿生悻悻地说。“多亏当时我挑你过来当这个市长,不然地话,我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啊!”

    “不会的。”燕旋安抚秦寿生,“一言九鼎的事情,在我们那里是不存在的,她俩就是给张家国一个面子,然后他来找我的时候,我再敷衍敷衍就行了。到时候,他把新园路小区的楼盘还给你。我在别的方面补偿他一下,大家就都有面子了。”

    秦寿生被说得一句话也没了。这几个女人做的事情,实在是缺德,两面讨好,两面赚好处,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啊!

    “女人吗,就是有些贪财,你应该了解啊!”董秋萍笑着说,“我们没别的意思,跟着赚点钱。赚点人情就行了。”

    秦寿生坐在椅子上,懒得说什么了。既然她们三个都想好了如何处理这件事情,他也不想再说什么了。一个住宅小区,又不能让张家国伤筋动骨地。也没必要赶尽杀绝,只要面子得到了,就行了“希望市地下组织部部长阁下。把我们也调到这里来工作吧。不要太大的官,当个副市长就行了。”董秋萍恶心秦寿生。“大权在握的感觉,爽不爽啊!”

    “对了。那个吉平你认识吗?”秦寿生不搭理董秋萍,反而问燕旋。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,下了“指示”,“要是有啥采购任务,给他点,别被他说我不讲究,言而无信。至于他想要大单子,那就是你和他的事情了,我就不管了。”

    “吉平这个人有点能量,不过也有些危险,不能得罪。”燕旋知道吉平,点点头,“交给我应付吧。不过,这人挺贪心的,和他打交道,你要小心点。”

    “还有这个。”秦寿生把一张名片递给燕旋,“这个老外挺有意思的,是中国通,也是干机械设备销售的,和他打打交道,吉平是不是忽悠你,忽悠你多少,你就明白了。”

    燕旋知道,秦寿生这是给她谋好处,也没说什么,把名片收起来,看着两个大老远过来的姐妹,笑着说:“想吃什么,说说,我请客。”

    四人坐在一个小包间里边,静静地吃饭,偶尔说说京城的政治形势,谈谈希望市地权力分配,倒也不觉得场面沉闷。

    由于燕旋和谢长源都属于和秦寿生穿一条裤子的主儿,两人发生矛盾的概率小了许多。当然,在权力的分配上,肯定会有这样那样地矛盾的,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情。不过,有秦寿生当和事佬,应该不会有太大地问题。

    “旋旋,你既然挺直了腰杆了,是不是该照顾照顾我们了?”董秋萍说出了自己来这里地真实目的,“你们这里是不是有家药厂有倒闭地迹象啊?”

    “怎么,想打药厂的主意?”燕旋当时就明白了,似笑非笑地说,“东方制药厂那可是国有大型企业,只怕你搞不动啊!”

    “不是有他在吗?”董秋萍指着秦寿生,“他想接手那家企业,不是轻而易举地事情吗?”

    “你这是当着真佛不烧香啊!”燕旋冷笑着说,“萍萍,别说生子已经有一家制药企业了,就是没有,你也不会帮他想这么多吧。别来这些虚的!老实说吧。”

    “还是旋旋精明,一下就看出来了。”董秋萍脸皮很厚,一点也没在意燕旋地嘲讽,“是这样的,我有个朋友,想涉足到医药行业,这东方厂既然是个包袱,不如让他帮忙,把包袱给接过去,市里也就没啥负担了。”

    “这事儿市委、市政府还没得出确切的结论。”燕旋打起了官腔,或许是实情,“暂时还不行。若是有结果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

    “好说好说。”董秋萍一点也不着急,搂着燕旋的肩膀,像男人搂着女人似的,大大咧咧的,“那人可是大方着呢,不像生子,光给钱,不给实惠。人家答应,给百分之五的股份。想想,要是股份上市了,这可是一笔巨款啊!”

    “给了好处,他自然要双倍得回来。”燕旋丝毫不为所动,“我刚刚在这里上任,可不想没站稳脚跟,就闹出问题来。想收购药厂,可以,但搞什么猫腻,可是不行。”

    “你走吧。”董秋萍驱赶秦寿生,“去找你的那两个戏子相好去吧,我要和旋旋谈谈感情,看什么看,我又强暴不了她,快走!”

    知道这两个女人是要威逼燕旋了,秦寿生也懒得管,自顾自出了门,慢慢地在大街上溜达起来。他觉得异常的空虚。不知道是成功后的满足的空虚,还是对自己还是处于山腰,必须要仰望山顶的那种无奈带来的空虚。

    一个穷小子,能走到今天,该满足了,可他还是空虚。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爱谁,或是,谁爱他。在他的内心深处,或许,张翠是他最爱的,可对张翠,他的感觉是母爱多一些,还是情爱多一些,他不知道。单丽、孙晓丽、洪文文,还有周敏,或许,这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人给他的感觉,是恋爱的感觉,可是,他总找不到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,不知道什么才算是爱情。他总觉得,世界上没有爱情,只有好感带来的爱欲,可是,别人都爱得死去活来的,凭什么他们都说自己有爱情,而秦寿生却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呢?

    四百章了,不是小章节,是大章节,没想到能写这么多,自己自豪一下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