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乱伦文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外籍后母

    发布时间:2021-12-14 00:08:04   

    外籍后母

    一位好友阿昌,也算是高中时代的死党,是个独子誖诶誏诵,艋艵莅蓍高三毕业

    前几个月,母亲生重病往生飑飐饺饵,禐禒禈禠他的父亲忙于事业,有鑑于儿子

    已经大了榛榬樆杩,绪緅绶绰可以独立了,不需要母亲的照顾满溇滷滵,僛僖僩

    侨因此未再续弦,倒是对阿昌宠爱有加。

    阿昌已经四十五岁了,至今单操一个,交了几任女朋友都无疾而终,似乎也

    不想固定下来,老爸三催四请拜託他赶快成家,他也无动于衷,最后老爸亲自请

    婚姻仲介帮他选个老婆,他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还跟老爸开玩笑:「要娶你

    娶,娶个回来给我当后母好了。」

    过了一段时日,仲介公司果然有消息,在印尼雅加达附近的偏僻小村,一个

    华人客家村,那边的居民很穷,渴望有女儿嫁到外地去,老爸得知消息后可兴奋

    了,终于可以为儿子找个媳妇,自己也可以了责任,对孩子的妈有交代了。

    孰料阿昌依然兴趣缺缺,这一次老爸不肯妥协了,撂下了狠话:「我帮你去

    看,不娶也得娶,由不得你!」

    话说两个星期后,老爸春风得意地回到了台湾,拿着傻瓜相机里的女孩照片

    问道:「儿子,你看这女孩怎样」阿昌敷衍地瞄了一下,冷冷地说:「还可以

    啦!」

    老爸非常不服气:「什么还可以你脱窗啦这女孩很漂亮,身材一级棒!

    我……我……我要娶她当老婆,陪我共渡晚年。」

    阿昌被吸入的一大口菸呛到,咳咳两声:「啥搞了半天是你要选老婆啊

    呵呵……好欸!临老入花丛,我有后母啦!不过老爸啊,您身子可得保重啊,哈

    哈哈……」说完便出门找乐子去了,老爸也不搭理阿昌,自顾自看着相机里的女

    孩。

    一个月后,阿昌的爸爸把「后母」带回台湾了,一进家门老爸马上叫阿昌出

    来叫阿姨,阿昌睡眼惺忪地从房间走出来,随口叫了声阿姨,此时突然惊醒:靠

    北!我真的眼睛脱窗啦!这女的怎么这么正点啊

    这位「后母」才二十八岁,秀髮齐肩,脸蛋漂亮,两个眼睛水汪汪,配上一

    个樱桃小嘴,身高逼近一百七,玲珑的曲缐看得阿昌失了魂。老爸眼见阿昌失态

    了,「嗯、嗯」两声提醒阿昌魂归来兮,阿昌用两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迳自去

    浴室盥洗。

    「老爸!我出门啦!」阿昌从房里换好衣服出来,随口交代一下,坐在客厅

    的老爸叮咛阿昌:「早点回来啊,晚上咱们上阳明山吃饭去。」--「喔!」

    傍晚时分,阿昌心情愉快地吹着口哨进家门,看到「后母」坐在沙发上,身

    上已经换了一袭黑色短礼服,阿昌看着她,全身上下沒有多一点点的赘肉,五官

    更是越看越漂亮,根本就是十足的美人儿,心里越是懊恼,当初为何不答应父亲

    娶个外籍新娘,说不定眼前这位美人儿就可以陪着自己夜夜春宵。

    后母察觉到阿昌在打量着自己,也很大方的点点头,说等一下父亲换完衣服

    就可以出门了,此时阿昌回过神来,也向后母点点头问道:「呃,不好意思喔!

    我还沒请教妳贵姓大名」后母微微笑说:「我姓李,叫李筱梅,你父亲叫我小

    梅。」阿昌不由自主地唸了两声:「筱梅……小梅……嗯嗯,很好听欸!」

    此时从房间换好衣服的父亲走出来说道:「幹嘛!你还不是一样要叫阿姨,

    问那么多幹嘛」阿昌两手一摊:「哎唷!总不能一辈子都不知道我的小妈叫啥

    名字吧」老爸一听完马上用手指着阿昌的鼻子:「欸!这可是你自己叫小妈的

    啊,我可是沒逼你喔!」

    小梅听到「小妈」两字,突然笑了出来,赶紧用纤细的小手掩着樱桃小口,

    阿昌看到小梅掩嘴一笑,整个魂都快飞了,小梅的笑容真是太迷人了!--此时

    老爸看了手錶说道:「走啦!再延迟等一下上山就塞车啦!」

    一路上,阿昌不时从后照镜偷瞄小梅,只见小梅淡淡的看着窗外的风景,而

    老爸呢,则是闭目养神,嘴角还微微泛起一种得意满足的笑容,看得阿昌心里真

    不是滋味,自己大小梅十七岁,都快可以当他老爸了,现在居然要叫她小妈,真

    是离谱到了极点,真是恨透了老爸造的孽!

    车子到了阳明山上的松园,路边早已停满了车,阿昌心里咒骂着:『沒事幹

    嘛跑这么远来吃饭』又开了将近一百公尺才有位置停车,三人下了车往回走向

    松园。这一天风大,老爸为了献殷勤,脱下西装外套给小梅搭上,还用左手搂着

    小梅的肩膀,深怕小梅感冒似的。

    阿昌走在后头点燃一根菸抽着,一方面从后方欣赏小梅走路时婀娜多姿的背

    影,看着看着突然来了一阵强风把小梅的黑色短礼服掀了起来,这时映入眼帘的

    一幕让阿昌倒足了胃口,小梅里面穿着的是一条白色的阿嬷大内裤!

    小梅被突如其来了一阵风吓了一大跳,轻唿一声连忙用手压着裙襬,老爸也

    帮忙用手挡着,下意识地回头瞄一下阿昌,毕竟江湖走跳够久,经验老到的阿昌

    在裙子飞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假装在欣赏路边的花花草草,因此老爸也完全不在意

    阿昌的一举一动,反过去安慰呵护着小梅。

    他们进了一个小包厢坐下,服务生送上了三杯开水,然后介绍今天的主菜之

    后便离开了,阿昌脑海里想着小梅这个逊咖,怎么会穿这种阿嬷大内裤咧真是

    大煞风景!喔∼∼救命喔!一想到刚刚外面那一幕,阿昌已经饱了。

    反正菜还沒来,阿昌走到包厢外点了根菸,走过眼前的男男女女,身材火辣

    的美眉,穿着低腰裤露出小丁的盡入眼帘,这时阿昌脑中突然浮现了小梅穿着小

    丁的火辣模样,心想着小梅玲珑的身材,搭配小丁才是正道……

    ************

    星期天上午,小梅一早起床准备做早餐,看到厨房的流理台上放着一个小纸

    盒,包装纸上写着「送给小梅」,撕开了包装纸,里面还有一张小卡片,写着两

    行小字:「这才是适合妳穿着的样式,希望妳会喜欢!--阿昌。」

    小梅把内容物拿出来摊开一看,不禁脸泛潮红,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红色

    小丁,小梅把丁字裤紧紧握在手中,不安地回头往客厅看一下,确定父子俩都还

    沒起床,赶紧把丁字裤装回纸盒中,放进吊柜的角落里,继续做早餐。

    小梅先叫老爸起来吃早餐,老爸盥洗完之后问道:「阿昌这孩子还在睡啊

    唉--每天昼夜颠倒,这样是不行的,过两年我想退休享享清福了,他这副德性

    我怎么能放心把公司交给他啊」小梅安慰着说:「年轻人嘛,总是比较放纵,

    更何况是单身一个人,等他结婚有了家庭就会有责任感吧!」

    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,老爸一听更火大了:「说到这个我就更气!叫他结婚

    就是不从,女朋友一个交过一个,就是不肯给我安定下来,这兔崽子,难道要等

    我入土之后才要成家吗」

    看到老爸大动肝火,小梅吓了一跳,低着头很紧张地不知所措,老爸看着小

    梅说:「不要紧张,我不是骂妳啦!妳咧……有机会帮我劝劝他吧!毕竟妳也是

    年轻人,我啊,老了,很难跟他沟通啦!」小梅点点头。

    「小梅啊--我到公司去啰!」老爸对着厨房里的小梅吆喝一声便迳自出门

    去了。小梅洗好了碗筷,便到阿昌的房门口轻轻地敲了两声:「阿昌,起来吃早

    餐了。」半晌不见阿昌出来,也沒有应声,小梅觉得奇怪,转了一下门把也沒上

    锁,一推就开了,只见阿昌房里连个鬼也沒有,想必昨晚又跑去夜店玩乐,彻夜

    未归。

    小梅稍微看了一下阿昌的房间,虽说是个大男人,房间却很整齐,沒有一般

    单身男子特有的「乱」,CD架以及书柜一尘不染,整整齐齐。书桌上也沒有任

    何随意丢置的物品,床单更是沒有任何皱摺,而棉被却像是一块豆干般摆放在床

    角,退伍之后折棉被的习惯还是一样。

    小梅心想,老爸平时所描述的阿昌和他眼前所见的有一些差距,事实上阿昌

    的房间让小梅产生一种莫名的好感,觉得阿昌应该不至于是个放浪形骸的公子哥

    儿们,看他房间的一切,倒像是个生活严谨的学者。

    看着看着,小梅看到枕头下露出了一张纸的边角,好奇心使然将那张纸抽出

    来一看,顿时小梅脸上又是一阵潮红,原来那张纸上是铅笔素描,画中的女人正

    是小梅的背影,穿着上个礼拜去松园吃饭的那件黑色小礼服,裙襬被风吹起来,

    只不过露出的是丁字裤。

    小梅看傻眼了,赶快回过神来把画放回去,迅速离开阿昌的房间。小梅失神

    地坐在沙发上,回想着画中的情境,阿昌把自己的臀部画得好美,从来也不曾认

    真地看过自己的臀部是长怎样,勐然想起放在厨房吊柜里的那一件小丁,驱使小

    梅走到厨房把那个纸盒拿出来。

    坐在沙发上的小梅,手上把玩着小纸盒,就是迟迟无法把那件小丁拿出来,

    看着那卡片上两行秀气的字,实在很难跟身高一八五的阿昌连起来,外表粗旷的

    阿昌,怎么会写出如此工整秀气的字呢

    正在出神的时候,大门开了,阿昌走进家门,正好看着小梅手上的纸盒,小

    梅下意识地将纸盒藏到身后,阿昌为了避免尴尬也沒有多问,点头便进了房间,

    小梅也为了化解尴尬,敲了敲阿昌的房门叫他吃早餐。

    阿昌打开了门走出房间到餐桌坐下,一看还真丰盛啊!于是盛了一碗稀饭吃

    起来,小梅走过来在阿昌对面坐下说:「慢慢吃,小心噎着了。」

    阿昌吃得起劲,都是一些从来不曾吃过的口味,小梅见到阿昌喜欢吃,心里

    也就安心了,原本深怕自己家乡菜不合这对父子的口味,小梅告诉阿昌,这些菜

    都是从小在印尼的时候跟妈妈阿姨她们学的,就是比不上餐馆的美味。阿昌一边

    吃一边称赞:「不会啊!我觉得很好吃啊!」

    小梅在对面用一只手撑着美丽的脸庞,看着阿昌吃得津津有味,不禁脸上泛

    起了一丝微笑,阿昌吃着吃着无意间瞄到了小梅,天啊∼∼小梅笑起来真是美呆

    了!阿昌一时失了神停止了动作呆呆地望着小梅,小梅赶紧把手放下坐正问道:

    「好吃就快点吃啊,幹嘛一直看着我」

    「呃--对不起,小……小妈,我是看妳刚刚笑得好美啊!以后妳应该多笑

    一笑。」小梅一听又不禁笑了出来:「阿昌,以后私底下叫我小梅就好了,事实

    上我的大哥跟你是同年的,你叫我小妈反而让我很不自在。」

    『要我叫她小梅这代表什么意思呢』此时的阿昌一股莫名的暗爽涌上心

    头:『难道小梅她……对我有別的意思』得了便宜还卖乖,阿昌正色道:「这

    怎么可以,妳跟我老爸有结婚的事实,按法律上来说也就是我的长辈,怎么可以

    直唿妳的名字呢这是不合乎伦理道德的。」

    小梅说道:「说真的,我年纪小你那么多,让你叫小妈实在是很别扭,我自

    己也感觉承受不起。这样吧,以后只有你父亲在的时候,你才叫我小妈,这样可

    以吗」阿昌听完说道:「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叫妳小……小梅吗」小梅

    又崭露出亲切的微笑说:「当然是真的,假如我沒有跟你爸爸结婚,或许我们也

    可以做好朋友啊!」

    阿昌听到这一番话,真是爽到一个不行,连忙叫着:「喔!小梅!妳真是个

    善解人意的好女人,我真是爱死妳了!」小梅一听调皮的说:「真是乱来!我是

    你小妈欸,怎么可以爱死我」

    阿昌乐不可支,三魂七魄快飞到天上去了,突然想起那丁字裤,于是问小梅

    说:「小梅,我送给妳的丁字裤,妳还喜欢吗」

    经阿昌这么一问,小梅脸上又发热了,不禁低下头说:「阿昌,你怎么可以

    送给我这种东西万一给你爸知道了,可就不好解释了。」阿昌说道:「还不简

    单,现在连菜市场都有在卖,妳就说市场买的就好啦!」

    小梅又问道:「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送我丁字裤的动机是什么」小梅这一

    问,换阿昌结舌了:「……呃……这是因为……呃……」小梅继续追问:「跟你

    枕头底下那张画有关系吗」

    阿昌见事情无需再隐瞒,便说:「是这样的,上星期去山上吃饭那一次,我

    不小心看到妳的裙子飞起来,里面穿着一件很不搭调的内裤,实在不合乎妳的好

    身材,所以……希望妳不会见怪。」

    小梅淡淡地说:「喔你为什么觉得丁字裤就适合我」阿昌说:「这很简

    单嘛,看妳的臀型就知道啦!告诉妳,我是很有审美观念的,我高中时候可是唸

    美工的欸!大学也是唸美术的……」

    「喔!原来如此啊,难怪你图画得好,字也写得很清秀……」小梅这时才毫

    无避讳地将那小纸盒拿出来眼前端详,阿昌一看所有尴尬都化解了,脑子里头的

    淫色细胞再也按捺不住,蠢蠢欲动起来,趁机说:「小梅,不如妳现在穿起来看

    看就知道这件小丁有多适合妳了!」

    「什么你叫我穿给你看」这一问阿昌吓了一跳,赶紧圆场说:「妳误会

    啦!我是叫妳去房间穿起来照照镜子,看看妳自己的臀型有多美!况且我不是用

    有色的眼光来看待妳,妳知道嘛--学艺术的人总是喜欢欣赏美丽的事物……」

    经阿昌这么一灌迷汤,小梅有些许心动了,于是便说道:「好吧!反正我也

    好奇,我就进房间换来看看,你继续吃你的早餐啊!」阿昌一听便回答:「放心

    啦!我不会跟去偷看的,我想看也要妳愿意让我看,別把我想像成色胚子啦!」

    小梅听完之后微微一笑便转身回房里了,这一笑又让阿昌心里头有如万只蚂蚁般

    地乱钻。

   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小梅不禁感到惊讶,难道一件丁字裤就能让自己变得如

    此性感红色小丁的细带把腰部与臀部修饰得如此婀娜多姿曲缐玲珑,真是神奇

    的一件裤子啊!唸美术的果然眼光独到……

    二十多年来,小梅不曾这般认真地欣赏自己可人的胴体,34D的胸部,虽

    然不是很宏伟,乳房的形状却是圆润美丽,平坦的小腹下那一件红色小丁,无法

    完全掩盖住浓密的黑森林。这时的小梅想起了正在吃早餐的阿昌,心中起了矛盾

    --我……要不要让他看看呢

    不!我是他小妈,绝不可如此无礼,更何况我还有一个深爱我的丈夫,尽管

    他的年纪可以当我的祖父了,但是他对我非常好,百般呵护……虽然他只碰过我

    一次,但毕竟有了夫妻之实,我终究是他的妻子啊!--内心天人交战,小梅第

    一次感到一股莫名巨大的压力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眉心上浮现了淡淡的哀愁。

    叩叩叩……「小梅!我吃饱了,谢谢你的早餐,我要去睡觉了。」小梅被敲

    门声吓了一跳,慌忙回答:「喔,好!」不敢再多想,赶紧把小丁换下来,小心

    地收进小纸盒里,塞进梳妆台的抽屉里。

    ************

    这一晚,小梅洗完澡后换上了这件红色小丁,穿上了一件粉红薄纱睡衣走出

    浴室,心想亲爱的老公今晚一定很兴奋,沒想到老爸看了一眼,马上把视缐转向

    了手上的公司报表,淡淡地问了一句:「妳怎么想到要穿丁字裤」小梅想到阿

    昌的说法,于是说道:「喔,今天早上去菜市场的时候,看到一堆女人在选购,

    我好奇凑上去看看,顺便买一件回来试穿看看嘛!」

    老爸沒有再说话,看了一下报表之后,把老花眼镜拿下来放到床头柜上,说

    道:「关灯了,早点睡吧!」小梅一听马上把灯关掉躺上床,侧着身用手轻抚着

    老爸的胸膛。

    磨蹭了一回儿后,小梅的手顺势往下滑,抚摸着老爸柔软的那话儿。「小梅

    啊,我明儿个一早公司还要举行会报,改天好不好」老爸近乎神智不清地说了

    这句。小梅一听顿时凉了一截,只好哀怨地转身平躺,不一会儿已经听到了打唿

    声。

    隔天一早,老爸匆匆吃完早餐又出门了,小梅在厨房里落寞地洗着碗筷,突

    然阿昌从房间走出来进浴室盥洗,大概是还沒睡醒,完全沒有注意到厨房里的小

    梅。而小梅也吓了一跳,以为阿昌又彻夜未归,身上还穿着粉红薄纱睡衣和那一

    件性感的小丁,待回儿撞个正着就尴尬了!小梅心中的不安让手上的动作也停了

    下来,矛盾的思绪又侵佔了她的灵魂。

    过了一回儿,小梅终于从现实中清醒过来,赶紧把洗好的碗筷放好,转身往

    房间走去。太迟了……一切迟了!小梅与从浴室出来的阿昌撞个正着,浑圆的胸

    部正好撞在阿昌的手臂上,「啊!」小梅一声轻唿,赶紧推了一下阿昌,尴尬地

    低下了头;而阿昌却被这景像点了穴道似的,一动也不动地像个木头人,两眼发

    直地盯着小梅的胸部……

    小梅的脸上又泛起了红潮,阿昌顺着视缐往下看,天啊!小梅的身体是如此

    的性感!霎那间彷彿时间冻结了,阿昌贪婪的眼神一刻也不愿离开小梅的身体;

    而小梅此刻的羞怯,已经让她的下巴几乎碰着了胸部,完全不敢正视着阿昌。

    阿昌大胆地打破沉寂:「小……小梅,妳好美啊!」小梅被阿昌这么一说,

    正好顺势说道:「对不起,我失礼了!」说完便侧身绕过阿昌往房里走去。此时

    此刻的阿昌怎可能让小梅从眼前消失连忙伸手抓住了小梅的手,激动地说道:

    「不!小梅,拜託妳……拜託妳让我多看两眼!」

    小梅举起手想要挣脱,却又矛盾地想要让阿昌欣赏自己诱人的胴体,面对阿

    昌壮硕的身躯,还有那一头长髮以及落腮鬍,十足的艺术家气息让小梅的内心软

    化了--「阿昌,你……真的觉得我很美吗」小梅低着头问阿昌。「当然!从

    我第一天看到妳之后,无时无刻想要见到妳。」阿昌这下豁出去了,什么道德、

    什么伦理,早就还给孔老夫子了。

    「小梅!妳知道我最近为什么彻夜不归吗」

    「你……你不是每天跑去夜店喝酒玩乐吗」

    「错了,我根本沒去夜店,我只是一个人独自在公园喝闷酒。」

    「啊为什么阿昌你告诉我为什么」

    「我……我……因为我……唉……我不愿意每天晚上在家里,想像着妳被我

    老爸搂在怀里,想像着妳跟老爸……唉!我真的不甘心……」

    「原来是这样啊唉……你这又何必呢」小梅终于抬起了头看着阿昌,阿

    昌却在小梅的脸上看到一股淡淡的哀愁。

    「嗯小梅妳有心事吗我感觉到妳不快乐喔!」

    「阿昌,你多想了,其实我跟你父亲只做过一次,而且是在雅加达的饭店,

    回台北后到现在他都不曾再碰过我,每天晚上他都很快入睡,大概是公司事务太

    累了吧!」

    「啥有这种事妳……妳说妳们从头到尾只做过一次」

    「这种事情,我沒有必要骗你,昨晚我穿上这件睡衣,还有你送我的这件丁

    字裤,原本是想给他一个惊喜,沒想到他依然沒兴趣……」

    阿昌听着这番话,心里不禁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喜乐,天啊!真是太好了,

    原来老爸不行了!哈哈哈……老天有眼,这下子……

    打铁趁热,阿昌怎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过呢,不能够太急躁,

    所谓欲擒故纵也……阿昌轻轻地放开了小梅的手,走到沙发坐下,轻轻嘆了一口

    气,点了一根菸。

    「阿昌,你怎么了」小梅这时忘了自己身上的穿着,很自然地走到阿昌旁

    边坐下。阿昌用一种无辜带点哀愁的眼神看着小梅说道:「妳说我能怎么样妳

    嫁给我老爸已经是事实,毕竟妳就是我的小妈,就算妳是我心目中的女神,我的

    梦中情人……我……我又能怎么样呢」

    「唉……阿昌,你说得很对,你是不能怎么样,既然如此就不要多想了,赶

    快去吃早餐吧!」说完小梅便起身走回房里去,留下傻眼的阿昌。

    『靠腰咧!奈安呢怎么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』

    ************

   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,阿昌三不五时地买丁字裤送给小梅,这一天中午,小梅

    叫阿昌起床吃午餐,阿昌懒洋洋地走出房门,看到小梅穿着一件白色T恤,蓝色

    牛仔裤(长度到膝盖),这一身打扮又倒足了阿昌的胃口,标准的『外劳』款。

    「小梅,这种衣服以后不要穿了吧,妳是我们家的人,幹嘛穿得跟外劳一样

    啊」阿昌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。被阿昌这么一说。小梅看了一下自己的

    衣服跟裤子:「有吗我穿这样很难看吗我觉得很舒服啊!」

    「吼∼∼懒得跟妳讲,妳舒服,我的眼睛可痛苦了!」说完阿昌迳自走进浴

    室盥洗。一回儿阿昌走出浴室对着小梅说:「妳下午有事吗」--「沒事啊,

    问这做什么」于是阿昌告诉小梅,等一下吃饱饭要带她出去逛街,顺便选购几

    套衣服送给她。

    「啊--这不好意思吧,怎么可以让你破费更何况,你老爸也会帮我买衣

    服。」阿昌一听整个人都疲劳起来,摇摇头说道:「拜託喔!老爸买的衣服是能

    看喔根本是在把妳丑化。」小梅一听质疑地说:「有这么严重吗他为何要把

    我丑化」

    「因为妳长得太漂亮了,身材太性感,不想给別人看,所以才把妳包得紧紧

    的,最好像个外劳,人家才不会注意到妳,懂了沒」小梅听阿昌说完后不予置

    评;阿昌也不再多作解释,只叫小梅赶快一起吃饭,好早点出门。

    小梅换了一件白色连身洋装和阿昌一起出门,阿昌从背后看着小梅的臀部,

    并沒有内裤的痕迹,于是大胆的问:「小梅,妳里面穿白色小丁啊」小梅白了

    阿昌一眼:「知道了还问,真讨厌欸!」

    一整个下午,阿昌带着小梅在东区逛了好几家百货公司,估计买了十多套衣

    服,小梅不想让阿昌太破费,催促着阿昌赶快回家,一方面还要做晚饭呢!万一

    老爸回家沒饭吃就糟了……

    刚回到家里,电话就响起了,小梅接起电话,那头传来老公的声音:「小梅

    啊!今晚我陪日本客户,所以不回家吃饭了,可能会很晚才回家,日本客户嘛,

    比较爱玩……」小梅应了一声便挂下电话,稍微皱了一下眉头,看在阿昌眼里,

    直觉小梅有心事,便问道:「怎么啦谁打来的」小梅回答:「老爸打的,说

    今晚会很晚回来。」

    阿昌听了心里可乐了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!但阿昌是老江湖,泡过

    无数的妞,用很怜惜的语气问小梅:「我看妳刚刚皱了一下眉头,是什么事情让

    妳不开心」小梅低下头轻摇两下,示意不要再问。老练的阿昌心里当然明白是

    怎么一回事,二十八岁的女人,已经个把月沒有性爱的滋润了,怎能不眉头深锁

    「小梅,妳不要这样,妳不开心我也会心疼的。」小梅依然低着头,这时的

    阿昌,色胆包天地将小梅的脸颊轻轻捧起,却发现小梅的眼眶泛红,看到小梅这

    楚楚可怜的模样,阿昌这时已经忘了至圣先师姓啥,一股劲儿把小梅拥入怀里,

    用很激动的语气:「小梅!我……我不要看到妳这样!从妳进门的第一天起,我

    的灵魂已经给交了妳,妳的笑容丰富了我的生命,我不要看到妳愁眉苦脸!」

    此刻的小梅,内心注入了一股暖流,从不曾感受的温柔,侵佔了整个身躯,

    小梅终于融化了!双手紧紧搂住了阿昌的腰,不敢睁开的双眼,挣扎着眼前壮硕

    的男人,不愿承认他是老公的儿子。

    「喔……昌!我好痛苦,这些日子我好希望你能救救我!但我不能……」

    「不!小梅,我可以,妳是上天送给我最好的礼物。」

    静止的时空,四唇交接的热火,燃烧了阿昌和小梅,阿昌将小梅抱进房间,

    温柔地将小梅放在床上,褪去了小梅身上的白色小洋装,霎那间映入眼帘的竟是

    一个洁白无瑕的身躯,小梅内心的矛盾与渴望使她不愿意睁开双眼,犹如一只绝

    望的小羔羊,任由阿昌这只大野狼的摆佈。

    阿昌轻轻解开了小梅的胸罩,一对白皙浑圆的奶子呈现在眼前,粉红色的乳

    晕犹如桃花初开,忍不住伸出了双手轻轻地搓揉着,「啊……嗯……」小梅忍不

    住地轻哼了两声,整个身体微微地颤抖着。

    阿昌俯下身去用嘴唇含着小梅的乳头,灵巧的舌尖如蜻蜓点水般地逗弄着,

    弄得小梅的水蛇腰不禁左右摇摆。阿昌的攻势不断,继续往下滑,终于来到了这

    件白色的小丁,小丁的两边露出的毛,更让阿昌热血沸腾!两手往下一拉,顿时

    浓密的黑森林整个呈现在眼前……

    小梅下意识地想用手去遮盖下体,却被阿昌孔武有力的手抓住,此时此刻小

    梅彻底崩溃了,含煳不清「哼哼、啊啊」地呻吟着。阿昌拨开了小梅的双腿,仔

    细欣赏着小梅的桃源洞口,早已是淫夜氾漤,阿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嘴唇

    凑了上去,「啊∼∼」小梅终于忍不住,大声地叫了出来。阿昌的落腮鬍发挥了

    至高的功能,搓得小梅是浑身颤抖,扭腰摆臀,娇喘连连……

    「啊∼∼昌……不要再折磨我了,我要……」小梅受不了阿昌连绵不断的攻

    势,终于完全卸下了心中的武装。阿昌褪去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,压上了小梅性

    感撩人的胴体,一根粗大的肉棒在小梅的股间磨蹭着,把小梅逗弄得欲仙欲死,

    微开的双唇,盡情地展现了小梅淫荡的一面。

    小梅再也无法承受这种销魂蚀骨的折磨,用手抓住了阿昌的肉棒往自己的洞

    口送,一边挺腰迎接这生命中灿烂的一刻。阿昌顺着小梅的动作一次顶送到底!

    「啊∼∼啊∼∼」小梅大声地唿喊着,此时阿昌赫然发现小梅的眼角泛着泪光。

    「啊!对不起!小梅……是我太粗暴弄痛妳了吗」

    「不……不是,是……是我从来不曾感受到这么充实……昌,我要……」

    小梅一句内心的话,让阿昌的热血奔腾,开始抽送起来。

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哼……」小梅被阿昌这一阵抽送,近乎疯狂的每一根

    神经跟着紧绷起来,小穴夹得更紧,屁股死命地往上抬:「喔……昌……啊……

    用你全部的热情佔有我吧!我是你的……」

    两个失控的偷情男女,有如山洪爆发的热情,阿昌卖力地抽送着,宛如游龙

    入大海;小梅死命地扭摆着,犹似玄凤跃九天。两人身上的汗水紧紧地胶合着,

    把灵魂交给了对方。

    「啊--昌!我不行了……」一声轻唿,阿昌勐然感受到小梅的小穴一阵强

    烈的抽搐,小梅纤细的玉指紧紧地扣住了阿昌的屁股,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不停

    地颤动着,阿昌紧紧地抱着小梅,四唇再度交接……

    小穴的抽搐由强变弱,终于停息了,阿昌的肉棒依然深深地插在小梅的小穴

    里。贪婪的阿昌不愿意这么轻易就缴械,深情地用舌尖轻抚着小梅的上嘴唇,左

    右来回地磨蹭着,而小梅微闭着双眼,盡情享受着人生从未有过的美好时刻。

    「小梅……妳真好,我好爱妳!」阿昌在小梅的耳边轻轻地唿唤着。

    「昌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你给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,但我害

    怕这一刻太短暂……」

    「不!小梅,从这一刻开始,我不会再对任何其他的女人有兴趣,有了妳,

    我的生命会更有意义……我要一辈子跟妳在一起。」

    小梅听完了阿昌的话,抱着阿昌的头,送上了深情的一吻。阿昌全身的毛细

    孔顿时又打开了,插在小穴里的肉棒又开始慢慢地抽送着,小梅的水蛇腰又跟着

    阿昌抽送的节奏迎合着,屁股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
    两人不愿蹉跎这美妙时光,盡情地享用着对方的肉体,阿昌疯狂地抽送着,

    小梅也语无伦次地哼哼啊啊:「啊∼∼昌!给我……赶快给我,我快不行了!」

    小梅再一次享受了肉体的极乐,被小梅这么一声娇唿,阿昌也终于忍不住,

    一股暖暖的热流射入了小梅的深处!「啊--昌……我……」小梅被这一股深情

    的热流射得神智不清了,两人一起达到了最高潮……

    ************

    星期六的晚餐,老爸宣佈了一件事情:「呃,我要去日本两个礼拜,这段时

    间呢,阿昌啊,你別再到处乱跑,有空带你小妈去熟悉一下大台北的环境。」阿

    昌和小梅互看了一下,「喔,你不知道我很忙喔请你公司的司机带小妈去就好

    啦!」口是心非的阿昌冷冷地回答。小梅低着头只管吃饭,心里却很想发笑。

    「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你事业做很大喔每天无所事事忙什么东西啊」

    老爸不禁唸了两句。「我……」阿昌正想狡辩,老爸不耐烦了,继续说道:「你

    啊,真是沒出息!都四十好几了,也沒个家庭,也不做个正事,每天只会在电脑

    前面做什么设计,我看啊,我的事业也別指望你了啦!」

    「喂!老爸,您这么说可就不对啦!人各有志嘛!更何况我做舞台设计也是

    正当职业啊!好歹我也是国立艺专毕业的欸!」

    「国立艺专,你还好意思说啊人家阿丹国立艺专沒毕业,现在是中医师,

    你还去国外游学回来,现在只会钉舞台啊」

    「什么钉舞台是设计……吼∼∼跟你说话会吐血……」

    这时候小梅好奇地问:「怎么有人唸艺术的当医生啊这太奇怪了!」

    小梅这么一问,阿昌便说:「那是因为他神经有问题。」

    老爸不屑地瞧了阿昌一眼,转过来对小梅说:「妳別听他胡扯,阿丹正常得

    很,人家是因为家境的关系才休学,退伍之后又去唸中医学院的。」

    「喔,原来是这样啊!」小梅也白了阿昌一眼。

    老爸扒了最后两口饭,放下碗筷说:「好啦!不跟你啰嗦,你要是有空的话

    就带你小妈去走走,要不你就叫司机来带,不用心不甘情不愿啦!明早九点司机

    会来接我,小梅啊!晚点帮我准备一下行李。」--「喔,好!」

    老爸起身自顾自到沙发坐下,打开电视看新闻。阿昌和坐在对面的小梅四目

    交接,两个人心中有说不出的甜蜜。阿昌瞄了一下老爸,发现老爸很专心地看新

    闻,于是缓缓举起了右脚,在小梅的小腿上轻轻地磨蹭,小梅被这突如其来的动

    作吓一跳,连忙靠紧双腿,瞪了阿昌一眼,轻轻地摇摇头。

    这一晚,老爸似乎吃错药,竟然向小梅求欢,小梅当然不能拒绝,只是静静

    地等待老爸有什么高招……老爸慢慢地脱掉了小梅的睡衣,剩下一件黑色小丁,

    为了看清楚一些,老爸打开了床头的小夜灯,映入眼帘的是不可思议的画面。

    「小梅啊!妳穿丁字裤很性感啊!我竟然沒有注意到妳的身材这么好,以往

    只在乎妳美丽的脸庞,沒想到……」老爸说完,两只手不安份地在小梅身上爱抚

    着,不时搓揉着小梅美丽的乳房,搓得小梅又浑身发抖,看在老爸眼里真是兴奋

    极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小丁脱掉,提枪上马。

    「嗯……」小梅轻唿了一声,更是激起了老爸的雄心壮志:『今晚一定要彻

    底征服小梅,让她知道我宝刀未老!』老爸心里这么想,便急速抽插着小梅紧实

    的小穴。

    「嗯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」小梅毕竟情窦初开,随便刺激便很容易引起激烈

    的反应,看着小梅的反应,老爸更是极力地冲刺,随即狂吼一声,两腿一蹬,便

    趴在小梅的身上……正当小梅情绪慢慢高涨的时候,老爸已经缴械了,顿时小梅

    的身心同时凉了半截,一切立即恢復了沉静。

    「呃……小梅,真是对不起啊,这阵子可能因为工作太累了……所以……所

    以……」老爸赶忙解释,小梅说道:「老公,沒关系的,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,

    累了早点休息,明天还要出远门。」于是老爸心中的石头放了下来,从小梅身上

    爬起来,迳自去浴室沖洗。

    「小梅啊!换妳去洗了。」--「喔!」小梅应了一声,便拿着小丁和睡衣

    进了浴室。小梅开着冷水沖洗着身体,好让自己完全冷却下来,沖着沖着不禁又

    想起了阿昌壮硕的身体和那根坚硬的肉棒。这一夜,小梅失眠了。

    另一边,阿昌也彻夜难眠,只不过他是因为兴奋而睡不着。老爸两个星期不

    在家,他一定要为小梅安排一个永生难忘的假期。

    隔天早上司机载走了老爸,「阿昌!起来吃早餐啰……」小梅叫了两声不见

    阿昌出房门,于是慢慢地走到阿昌的房门口,轻轻地扭开门把,这回儿映入小梅

    眼帘的却是阿昌全裸的身体,看得小梅脸红心跳。

    小梅走到床边,看着床上熟睡的阿昌,虽然四十几岁了,肌肉还是很结实,

    阿昌平时有上健身房的习惯,所以还不至于像老爸一样松垮。小梅静静地看着阿

    昌,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,温柔的手在阿昌胸前抚摸着。看着阿昌的肉棒,虽然

    不是坚挺的,但还是很大,回想昨天晚上老爸匆忙缴械,令她一晚辗转难眠,小

    梅不禁把阿昌的肉棒握在手上轻轻套弄着……

    阿昌被小梅这么一套弄马上就醒了过来,眼前这位可口的美人儿只穿着一件

    粉红色长版T,阿昌忍不住把手伸进小梅的私处,里头竟然是中空的,而且早已

    湿润了。阿昌顺势把中指插进小梅的小穴,「嗯……」小梅轻唿一声,手上的肉

    棒握得更紧了,阿昌的手指也在小穴里左右抠弄着……

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小梅被阿昌抠得淫水直流,马上骑到阿昌的身上,把阿昌

    粗大的肉棒对准洞口,一股脑儿坐下去!「啊∼∼」一种不一样的刺激感流窜在

    小梅的身上,从来不曾有过的感受,阿昌的肉棒整根盡沒入小梅紧实的穴里,几

    乎顶到了子宫,更让小梅疯狂,开始上上下下地套弄着……

    阿昌看着小梅性感的身体在上下起伏着,两颗浑圆的乳房也如波浪般地上下

    震动,胯下肉体拍打的声音夹带淫水「滋滋」作响,如此美妙的节奏恰似天籁之

    声,两个人同时沉醉在美丽的伊甸园。

    阿昌不愿让自己的双手空闲着,一边一个抓住了小梅的双乳搓揉着,下边则

    使劲地挺腰,弄得小梅是欲仙欲死、近乎疯狂,上面是娇喘连连、汗水淋漓;下

    面是扭腰摆臀、黄河决堤。此时小梅越夹越紧,越扭越急……

    「啊∼∼」小梅突然俯身疯狂地吻着阿昌,小穴一阵一阵强烈的收缩;阿昌

    的双手也紧抱着小梅的屁股,做了最后的冲刺,磙烫的精液射进了小穴……

    小梅趴在阿昌的身上喘息着,两颗乳房压在阿昌的胸膛上,阿昌满足地抚摸

    着小梅的秀髮,小梅的嘴角微微露出幸福的笑容……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